纸上中洲:艾伦·李的魔戒素描集

艾伦·李的《魔戒》素描集,简直就是神级的存在。

在《魔戒》电影中,他担任造型设计和场景设计,并在2004年的奥斯卡金像奖中,以《王者归来》中的设计赢得了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

这是我极少接触到的素描笔式,线条的细腻流畅惊为天人。

于是,我拿起我的自动铅笔,速涂临摹了一张。

渣渣...

艺术家笔势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临摹大师的作品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甚至最后的结果连自己的平时水平都达不到,特别对于我这样一个更加善于创造、而非临摹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但是对于一个想要去创造的人来说,尤其需要懂得临摹的意义。我自己在偶尔的创作过程中,发挥的水平差强人气,有时有那么点意思,有时则令人难以接受。究其原因,在于对“艺术家笔势”没有一个很好的把握。这也是为什么一如大师达芬奇,也需要画了成千上万遍的鸡蛋。

很多时候,迫于现实原因,我们放弃去做一些事,自以为是在生存与生活之间,优先选择了生存。画画对于我就是这样。一直很喜欢,但一直没有静下心来投入大量的时间去真正沉浸其中。

之前偶尔翻到一个大神的微博,都是各种画,每一张都认真地观摩了。特别喜欢他的彩铅画,尤其是<美好时光>。

看到最后,我竟然老泪纵横了。

也许是因为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和伙伴,也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孤独感,更重要的是,想起了以前自己对色彩的记忆。

从小就对色彩很敏感,让爸妈惊奇的是,我到20岁都还能描述出2岁之前的一些场景和事物,主要是通过色彩记忆。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养成一个习惯,每学期发的美术绘画书必然是被我撕成一张一张的,每天就照着上面,然后在2毛钱一大张可以裁成几十页的大白纸上乱涂乱画。

安庆·菱湖公园

焚烟亭

岱鳌山

这个习惯从小学到初中都给我带来了很多独处的快乐。直到来到了高中...

自从到了高中,美术绘画书产生了大量的变革--里面开始出现大量美妙的女性裸体绘画。 而我的习惯一直没变,照样一张一张地撕下来。由于高中美术书上都是名家作品,构图、结构、色彩、光影方面已经到了非常复杂的程度,我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和驾驭。所以经常一张纸看很久,做题做累了拿出来看看,上厕所甚至也带着看,这件事后来被人发现就传开了,同学们开始对我“另眼相看”,标签也随之而来:“流氓”、“变态”、“臭不要脸的”,甚至有男同学觉得我上厕所的时候带着裸体油画的纸张是要去对着打飞机,事实上并不是如此,虽然在一开始接触的时候的确带来了一些无法自控的、现如今看来完全无可厚非的正常的生理反应。

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在05、06年的乡镇中学里,是无法经受起这样的舆论导向的。从那个时候起再加上高考的压力,我就再也没碰过这些书了。

2012年,自己开始办培训,为了能让那一期40余名学员能在自习之余有课外阅读书籍,在前期成本未收回,每月还要支出上万的情况下,花了几千元在京东上买了各种课外书籍,那种体验很奇妙。其中,有两本自己一直想好好读好好研究的书,虽然是基本功,但不仅仅是基本功,更多的是一种看待事物的方式;而不像现在的图形软件把人变成一台机器,而不是一个能感知、创造的生命体。

可是那一年,创业的莽撞无知,遇到了很多致命的问题,我并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看这些书。

(那一年的几张图,非自拍~感受一下~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我,历经沧桑、满身疲惫而又冷漠绝望,半年老十岁)

假装是一家三口 ( •̀∀•́ )

六年级学生考试

语文小班课

英语小班课(请无视孩子们亮瞎眼的穿着~)

熊孩子上我的课,就是这副表情...

到了13年,所有的一切都托付给了朋友,自己一个人狼狈地来到了南京,后来的一切平淡无奇,没有波澜依稀。直到回到了安徽,来了合肥。

而就在今晚,一幕幕已经很少想起的,又重现,又那么亲切、炙热。

经历了这些,才发现,很多事情,放下了很多次,只有傻子才会继续,事实上我内心深处,一直比较傻。

这一次,我开始好好规划自己,用心做好每一件事。静候,时间有力量,能把一切打磨得更耐看。

END.